糯米团子🍡

点开看看哦~



嗨嗨!各位好!这里糯米团子🍡,很高兴认识各位!

喜欢看各种番!也可以安利哦!

我英胜出好食!大三角也吃!!!

游戏王:暗表洁癖(朝日同理!)

凹凸杂食党,雷凯安艾瑞安什么的……拒绝哇!

评论小红心小蓝手是产粮的动力!
(会努力产粮的!)

也欢迎各位私信给我提意见哦!(´ï½¡âœªω✪。`)

QQ:289472569(欢迎各位来唠嗑哦(´-ω-`)

【胜出】不离不弃

咔酱和deku出任务的时候,deku为了保护咔酱而被敌人个性击中后昏迷不醒……
OOC可能,慎入!
没问题?——

“爆豪!你没事吧……?!”切岛急急忙忙冲进病房,却被爆豪瞪了一眼,下意识的捂住了嘴,再看了看绿谷,问道:“绿谷他……怎么样了?”白色的病房里,绿谷安静的躺在床上,不再说话,不再微笑,只是躺在那里。

“……”爆豪一言不发的坐在病床旁边,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绿谷。“切!搞什么也不知道?!我先出去了,你给我好好看着!”爆豪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,径直走了出去,但又回过来对切岛说了一句“出什么岔子你给我看着办!”切岛也是认命的点点头。

切岛担忧的看着从病房离开的爆豪,只有熟人才知道,爆豪他心里到底有多难受,他不擅长用言语表达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,特别是遇到绿谷出事,而且还是因为自己,现在就躺在床上一言不发,一动不动……却只能将这些藏在心里,装作与自己无关,甚至毫不在意。

“妈的,谁允许你保护老子了!可恶!”爆豪一个拳头打在墙上,也丝毫不觉得疼痛。这点痛……和废久的比起来,算什么啊……?!爆豪一只手扶着脑袋:为什么……?心脏这么难受啊……?

“爆豪你回来了啊……?不待在医院看着小久吗?”光己难得好声好气和爆豪说话,毕竟自家儿子受伤了,不仅如此,连好朋友也在医院昏迷不醒。光己知道自家儿子对绿谷的感情,可这个人就是不开窍啊?!你能怎么办?“回来给废久做点吃的带过去。”爆豪也很难得没和光己吵嘴,自顾自的开始忙活。为了方便绿谷下咽,爆豪都是做非常稀的粥,然后好好装好带走

……

日复一日,绿谷依旧安静得躺在病床上,爆豪也坚持每天帮绿谷带吃的,清洗身体……连切岛都惊讶了,那些时候爆豪很平静,或许他坚信——这个从小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废久,即使驱赶他多次也不依不挠的跟在自己身后。

……

努力不会白费。上天还是把绿谷送还到爆豪身边,还未萌芽的感情,是时候要开始成长了。

“爆豪!!!你,你快来,绿谷,绿谷他……!!!”爆豪一听绿谷,把手里的东西扔给切岛快速跑到了绿谷的病房门口——

绿谷望着窗外,微风吹得他的头发在轻轻摆动。似乎是听到门口的响动,绿谷转过头,微微一笑“小胜,好久不见啊。”

爆豪一个箭步抱住了绿谷“唔啊!小,小胜?”

“不许你,不许你再做这种事情了!”爆豪说。

“恩,不会了。”绿谷愣了一下,回抱自己的幼驯染,其实他醒来之后就在纠结,要不要告诉爆豪,从背后帮他挡攻击到醒来听切岛说了爆豪在他昏迷时种种事情,绿谷才发现自己对爆豪的感情。

“明明是个废久,居然还想帮我,真是可笑啊啊?!”爆豪一边削着苹果,一边责怪绿谷身体动的比脑子快,和当时还是一样啊?!

“噗,绿谷你别看他这样,你昏迷期间爆豪照顾你还别说,真挺细心的。”切岛一不小心笑出了声。

“放屁,我他妈才没有啊?!你快点滚出去啊啊啊?!”切岛无奈笑笑走了出去。希望爆豪你,能好好表达自己的感情吧?

“啊,谢谢小胜。”难得小胜这么好,要好好珍惜啊!但是爆豪的一句话差点没让绿谷噎死。

“喂,废久。”爆豪看着绿谷说“你是,喜欢我的吧?”

诶,诶诶诶?!?!被,被发现了?绿谷还在想着怎么解释会比较好点,爆豪接着说了下去。

“我也是。”绿谷这才停止手足无措的举动,安静的听爆豪讲“你昏迷期间想了很多事情,感觉你太安静好奇怪啊,明明应该会让人感觉耳根子清静,但是……不知道为什么不习惯。后来,老太婆直接对我说:你喜欢绿谷吧?”爆豪无奈的捂住脸“啊啊,或许就像老太婆说的那样,我真的喜欢你吧?所以!”爆豪把手拿了下来,脸颊微红,看着绿谷说“我选择了你,你也要选择我!”

绿谷愣了愣,掐了自己一把才知道这不是梦,小胜,小胜和自己表白了?!“我一直……都很喜欢你啊!!!”绿谷感动的流下了眼泪“行啦!!!别哭了,真难看!”爆豪还是管不住啊。

“我很难缠的,小胜,要做好心理准备哦!!!”爆豪嗤笑一声“切,都被你缠了十几年了,还差那么点时间吗?”

夕阳的余晖跑进病房里,见证了他们终于认清了对彼此的感情,将来也要一直走下去!不离不弃!

Fin

【胜出】我想同你并肩行走

大概是他们刚毕业,胜出偶然进了同一家事务所,然后双方父母为了有个照应而让他们住在一起后的故事。
(求婚情节有)
OOC可能,慎入!

没问题?——

“废久!你他妈快点起来啊?!别老是每次慢吞吞的还要等你啊?!”爆豪“砰”的一声推开绿谷的房门催促到。

不知不觉两人也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步调,不过想到当初两个人刚进事务所,那叫一个尴尬啊——

一开始在刚踏进事务所的门的那一刻,感觉时间停止了。两个人都看着对方,一脸震惊。

“卧槽!!!!!废久你他妈怎么在这里?!”爆豪先开始了他的咆哮,双手的手指止不住的动“明明只是一个废久,竟然和我报一个事务所?!”

绿谷下意识的用手臂遮挡住自己的脸“啊啊啊!对不起啊小胜,我不知道你也在这里啊?!”心想:小,小胜怎么会在这里啊???明明好好调查过的,他并没有选择这里啊?

“区区一个废久也敢和我在一个事务所?!开什么玩笑?!”爆豪再次说到,逐渐抓狂,怒气外泄,仿佛可以看到他背后深深的怨气,渐渐凝形,有着一双猩红色眼睛。

“啪!”一声清脆的响声适时响起“胜己你干嘛老欺负人家小久啊?!给我好好道歉!你们后面还要住一块儿呢!”爆豪光己一个巴掌拍在爆豪胜己的头上。

“老太婆你不要打我头!信不信我……!等会儿,你刚刚说啥?!住一块儿?!开什么国际玩笑?!我才不要呢?!”爆豪双手环抱,十分不爽的头转一边……

绿谷也更是一脸懵逼,然后听说了爆豪光己说的来龙去脉,才想起自己的母亲说后面会有人照应,至于是谁并没有讲。

现在看来,自己的母亲拜托的是光己阿姨,难怪不和自己讲啊?绿谷挠了挠脸颊想到。不过也是托光己阿姨的福,现在才能继续实现自己的目标,所以现在才会和小胜住在一块儿。

不过也算是日久生情吧?绿谷现在每次看到爆豪和自己说话都会特别激动,但是这份感情绿谷不敢捅破,他害怕爆豪生气,远离他,更加讨厌他,所以他将这份感情深埋心底,却又希望能被爆豪发现,这种感情绿谷感到十分的矛盾。

小时候常常跟着爆豪走,其实绿谷很希望能和爆豪一起走,但是爆豪老是不同意,说:明明就是个废久,跟在我身后就可以了吧?

下班——

“啊,小胜你等等我啦!”绿谷急急忙忙收拾好东西背上背包跟上去。老板今天心情好,又看他们努力工作,从不请假,特批他们今天可以回家休息。

“明明是个废久,跟在我身后就差不多了吧?还要我等你?开玩笑吧你?!”爆豪说是这么说,但是脚步却开始变慢。

“小胜你真是的!我想和你一起走啊!”绿谷忍不住抱怨了一句“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让我跟在你身后,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个有个性的英雄了啊?!”但是因为低着头,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的身子微微一震。

“既然这样,那你快点走!慢死了!”爆豪为了掩饰自己心情愉悦,但是嘴角却控制不住微微上扬了一点,不过幸好并没有被绿谷看到。

到家——

“你!坐着儿!不许动!”爆豪指着沙发命令到。

诶诶诶?!我是做了什么事情惹小胜不高兴了吗?!天哪,他要干嘛?!我还是先道歉比较好吧?但是哪里做错了啊?完全没头绪啊,怎么办怎么办……?

“这个……!拿着!”爆豪递给绿谷一个小盒子,毛绒的触感仿佛在暗示绿谷,不是要揍自己一顿,打开一看:戒指?!里面还刻有爆豪的名字。

“小胜……你这是……?”绿谷不敢确定眼前的一切,声音颤抖的询问,即使希望渺茫,还是想要努力争取一下。

“不是你说要和我一起走的吗?!那给老子好好收好!听到没有?!”说着还不忘伸出自己已经戴好戒指的手(爆豪的求婚)

“嗯!我会的!永远永远都会好好收着的!!!”绿谷紧紧攥着这枚戒指,是他的爱人送给他的。“那我,可以和小胜一起睡觉吗?”

“废久就是废久,一堆麻烦事!你今晚要是没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你!?”爆豪脸颊红彤彤的转到一边去,也在庆幸绿谷没有拒绝。

我想同你并肩行走,一起走过每个角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绿谷:话说小胜是什么时候去定制的戒指啊?

爆豪:啊?!你给我好好戴着就好了,问那么多干嘛?!(鬼知道他为了测绿谷的手指尺寸花了多大的劲?)

Fin

【胜出】深海里的星星

(胜出已结婚同居前提下,ABO)
OOC可能,慎入!

没问题?——

“明明就是个废久,还是个omega,你能干什么啊?!整天做这些没有什么用处的什么分析,有什么用啊?哈?!”

爆豪胜己毫不吝啬的讽刺瘫坐在墙角的绿谷出久。“无聊的东西,我帮你扔了吧?!”爆豪胜己一个爆破在手中响起,将绿谷的本子直接扔向窗外。

“不!不要啊!!!”绿谷快速跑到窗边焦急地四处张望。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言行早已把爆豪惹急了。

“废久,你他妈刚刚说什么?”爆豪手中爆破声响彻整个教室,同学们早就走回家了,只剩下他们两个,夕阳的余晖映衬着两人的倒影,但却并不是那么美好。

“明明,明明当初的小胜,不是这样的啊?”绿谷眼眶充满泪水,看着一脸不爽的爆豪,自顾自的说道。

幼时——

那天爆豪在公园的沙坑上等了绿谷超过了十分钟,实在太奇怪了!绿谷每次都会早早的站在这里等自己出现,然后开心的挥手向自己跑来,实在太奇怪了。爆豪二话不说立刻跑到绿谷家门口,出现的不是绿谷,而是他的妈妈——绿谷引子。

“是你呀,来找小久吗?”引子侧开身让爆豪走进屋子“小久在房间里,怎么都不肯出来,可以的话,麻烦你安慰一下他吧?”爆豪奇怪的看着引子,引子发现了爆豪的疑惑,微微偏过头去,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“小久……被测出来是个无个性……”

爆豪听说了立马跑到绿谷的房间,门上面挂着一个欧鲁迈特牌子,上面写的是“绿谷出久”,随后爆豪敲了敲门“小久!是我!开门,我来找你玩儿了!”

绿谷这才开了一条缝隙,确认是自己的好朋友,这才让爆豪进自己的房间。“你怎么哭成这样儿啦?”爆豪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道,还伸手帮绿谷擦了擦眼泪。

绿谷一听眼泪一下子又涌上来了“医生,医生说我没有,没有个性!怎么办啊?”

“没有个性也可以做别的是呀,又不一定要做英雄,以后我来保护你!”爆豪拍拍胸脯说道。

“可我想和小胜一起努力!想去拯救别人,像欧鲁迈特一样!”绿谷还是止不住自己的眼泪,稀里哗啦的哭个不停。

“那你可以做别的呀!医生啊,警察啊!这些你不也可以吗?”爆豪说道“其他的职业也一样可以去拯救帮助别人啊?”

“是哦,目标也可以改改……可是,可是如果我还是个omega怎么办呀?!那不是,那不是……?”绿谷刚被安慰好,又想到之后的第二性别,又哭了起来。

“没事的!那样的话……我娶小久!你做我的omega!我来保护你!”爆豪抱着绿谷,拍了拍他的后背表示安抚,说道。

“那……说好了呀!小胜不可以反悔!”绿谷回抱爆豪,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。

爆豪也很坚定的回答“当然喽,一言为定!……”

爆豪听绿谷说完,早就一脸不耐烦了,还带着一些嘲讽。

“哈?当时?小屁孩说的话,你他妈当真到现在?!……”
黑夜里,绿谷猛然睁开了双眼“唔啊?!”然后一个惊叫从床上弹了起来,回头看看身边那个人已经被自己的声音弄醒了,然后用如同看智障的眼神简直一模一样的爆豪,绿谷尴尬的笑了一下,回想刚刚的事情:原来是梦啊……?

“废久你大半夜的发什么疯啊?!”爆豪开始咆哮“真的是……难得可以多睡会儿……”然后挠了挠头发准备转身继续睡觉时——

“对,对不起啊小胜,突然梦到以前的事……就……”绿谷突然感受到脸颊的湿热,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哭了?

“喂喂,你没事吧?我吼你一下你就哭了?以前咋没见你这样啊?!”爆豪有些手足无措,当初被自己欺负还一脸倔强的人今晚是咋了?

“没事没事,不是因为小胜啦。”绿谷抱住爆豪,缓缓的散发着自己的信息素安抚自己焦急万分的alpha。

“没事就好,赶紧睡吧!明天还要早起执行任务啊!!!”爆豪用手摸了摸绿谷的脑袋,软软的头发,令人不禁感觉柔软的触感,莫名让人有些安心。

“呐,小胜,在你看来,我像什么?”绿谷低着头看着被子问爆豪。

爆豪仿佛被翠绿的眼眸吸了进去一般,那如同湖水般干净清澈,又如深海般不受任何风浪惊动的沉着,然后开口缓缓说道“像……深海里的星星。”

Fin

最近打算把之前写的几篇文章回收,更改一些东西,然后再放上来。还有一篇点梗可能会拖后一点,十分抱歉呀呀呀!!!

【胜出】消失

是点梗!这个小可爱点的 @咸的
大久小咔的梗。(黑久出没)
想到了两种结局,一个刀子一个糖。
可能OOC,慎入!
没问题?——

爆豪最近下课总能看到一个人,那眼神他永远都忘不了,直到将来也是如此。

“喂!”爆豪很在意,上前去搭话“我看你最近一直在这里,又没等人……你到底在干嘛?”爆豪双手放在裤兜里,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,毕竟对方是个大人。

绿谷被他突然搭话有点被吓到了,不过这种情绪转瞬即逝,并没有被捕捉到,笑着说“那你看我干嘛呢?”他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到。他只不过是接到任务在附近采点而已,不想被人注意到了。

爆豪有点慌了,他以为对方会急忙解释,想好的台词都被打乱吞进肚里,但还是实话实说“……你的眼神,让我有些在意。”他低着头并没有看到对方惊异的表情,而在他抬头之际,对方又恢复正常。

“为什么我的眼神让你在意?很奇怪吗?”绿谷挠挠头发问到,自己有些不解:长这么大也没被人说过眼神奇怪啊?

“你眼神很深邃……像深海那般的黑暗,看不透你在想什么……”爆豪抓紧衣袖,看着他的眼睛,仿佛自己都沉入海底。

绿谷先是愣了愣,笑着说到“你长大后也需要隐藏自己的情绪不让人发现,而我仅仅只是习惯了这样。”然后仿佛想到了什么,不再说话。

随后的几天爆豪都能碰到绿谷在那个地方附近,不是散步就是坐在公共椅子上或者在一旁的餐厅里用餐,而爆豪也无聊,经常找绿谷闲聊,而绿谷常常能解答爆豪的疑惑。

这么一来二熟,两人渐生情愫,爆豪直截了当的告了白,绿谷微笑着接受对方。可是这种时光并不长,爆豪在一天放学没有看到绿谷,起初只是以为有事而没来,但是接连几天,绿谷都不再出现。

爆豪如愿考入雄英高中,是培育出众多英雄的名校,他很努力学习,看似什么都不在乎,对人脾气也很差,但是他从来没有忘记一件事:找到绿谷出久!

他的不告而别,当初为什么要离开,爆豪想不通,感觉没有任何理由,绿谷会消失不见,有时候爆豪还在想——这辈子会不会再也不能见到他了?

但是老天似乎很喜欢捉弄人,在爆豪雄英毕业后的一次英雄活动中,为了打击敌联盟而组织的一次围剿活动,而在那场战争,爆豪见到了,他自认为不应该在那里出现的人。

还是那双不变的眼神:深邃、看不透。他不禁让爆豪失了神,而绿谷顿时呆住了,几年不再见到人,朝思暮想,彻夜难眠之际都想要再见到的人,竟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。

(刀子):绿谷以常年的战斗经验,很快看到了藏在爆豪身后的敌人,在爆豪眨眼的瞬间飞快过去,为爆豪挡住了致命的一击。爆豪回过神,接住了已经飞出去的绿谷。

“我们是敌对,干嘛要帮我?!我不需要敌人的帮助!”但是眼泪却很诚实的掉落下来,滴在绿谷的脸上,是的,爆豪很心疼,他宁可自己死,也不希望眼前的人离去。

绿谷也是一样。他伸出手,擦去爆豪的眼泪“那你为什么要接住我呢……?”和当初见面的场景一样,不是回答,而是反问。

战斗结束,爆豪带着绿谷的尸体离开了这里,没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,也没人知道,最后爆豪把绿谷带去了哪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糖)绿谷以常年的战斗经验,很快看到了藏在爆豪身后的敌人,在爆豪眨眼的瞬间飞快过去,而爆豪似乎早就知道背后有人偷袭,头也不回的直接一个爆破。

“杀气四处泄露,你还偷什么袭啊?废物!”爆豪看着愣住的绿谷,走到他的跟前“你当年……为什么不告而别?”

绿谷选择了正面回答,他其实有料到两个人肯定会再见面,却没有想到是在这个时候。“我当时,只是去执行任务,却没想到和你有瓜葛了,原本想等你出来说清楚。但是,事情突然,我必须回本部。”

爆豪企图看他的眼睛,还是看不出任何东西。“和我走吧!”

绿谷以为自己听错了,一脸疑惑的看着爆豪“什么……?”

“和我走吧!我和他们去说!只要你退出敌联盟!”爆豪低着头,再次说到,但是声音更大了。绿谷笑着看着他,伸出手抚摸他的脸庞“可以哦。”

短短的三个字,带给爆豪的是无尽的安心。

绿谷和当年一样,从消失敌联盟中消失,更多的人以为他死了,其实是答应了爆豪的要求,告诉了敌联盟的地址与信息。之后答应了爆豪求婚,辅助爆豪完成工作,并有了自己的英雄名:Deku。

Fin

我再捞一捞!!!
还有要点梗的咩⊙▽⊙?
还有两个哇⊙ω⊙?
私信评论都可以的哇⊙ω⊙!
(占tag致歉哇。)

啊!!!开学之后一直没更文还有135的粉真的超开心,今天刚解放,点梗点梗!!!三个!!!胜出!!!(占tag致歉!!!)

谢谢关注我的小可爱!

快开学了,更新可能不会那么勤快了(好吧,其实也没多勤快。)
有缘更新,谢谢每个关注我的小可爱还有看过文的小可爱,谢谢╰(*´ï¸¶`*)╯敲开心的!!!
然后扔个质问箱(找我玩呀!!!)
也可以加QQ扩列聊嗑的!
是这个哇:289472569!
欢迎来唠嗑啊!!!

谢谢你们辣么可爱还关注我!❤️

【胜出】归零(4)

前篇:(1)  (2)  (3)

私设黑客:绿谷╳科研:爆豪
二人同居已婚前提。
同属一家公司,均不知对方身份。
OOC慎入!!!
没问题?——

一餐过后,爆豪回到公司继续工作,绿谷则留在家里继续找信息。轰焦冻交给绿谷的资料里面有九个人,其中四个人已经被绿谷排除掉了,还有五个。

恩?真堂摇?这个功绩平平的人会在轰君的资料里面……?绿谷其实一开始已经把这个人排除在外,但是看到资料,他决定再查一遍,突破防火墙,里面隐藏的信息量大得惊人。

绿谷嘴角微微上扬“难怪这个公司会东山再起,而用时之短,原来是因为他啊。”得嘞!绿谷把这些信息存到U盘里,跑到公司去。

公司——

“Deku,你找到了?”相泽如约出现在当初的会议室内。绿谷把电脑放在桌子上“这是我新买的电脑。”相泽有些不理解“直接用公司电脑不就好了?干嘛还要特意买新的?”

绿谷把U盘掏出来说到“我一开始也想用公司电脑,但是如此重要的信息我没用几秒钟就破开了,我觉得有点蹊跷。”在把U盘插进去的瞬间,电脑蓝屏。

相泽愣在那里“自带病毒?!这个要是直接用在公司的电脑,信息瞬间会被盗走啊!?”相泽敲了敲脑门“没想到啊……”绿谷点点头“我在家弄的时候习惯开启多个防护措施,他等级没我高,没办法突破。”然后顿了一下“他和我以前一样,是个骇客。所以那个公司可能只是他的一个棋子也说不定,而至于钱,大概就是用电脑技术拿走的,这对于他来说轻而易举。”

而爆豪这个时候把东西拿上来汇报,也是交给相泽。他敲了敲门走了进来,低头看着报告说到“Eraser,我把东西拿……”爆豪抬头的瞬间和绿谷刚好对视……

爆豪:什么情况?!为什么废久会在这里?!

绿谷:小,小胜为什么会在这儿?!

相泽还没发现两人的异常,说到“Bakugou,辛苦了,东西研究好了?”绿谷听到相泽说的代号更是呆住了:小胜,是白帽那层的头……?

“啊啊?恩,这位是……?”爆豪强压怒火问道。

“啊,这位是Midoriya,你也可以叫他Deku。”相泽说到,然后感觉爆豪的眼神不对“你俩认识?”

两个人都很默契的摇头。而这时,爆豪才知道绿谷是灰帽那层的头。走过去握了握手,趁相泽出去接电话的空隙在绿谷耳边说到“平时隐藏的很好啊?废久?啊,不对,大律师?”

绿谷微微皱眉,在公司的气场都不一样了“你,你不也是吗……?”但是和爆豪比还是差了点“你不是哪个公司的大总裁吗?”绿谷说完头偏一边,不再看爆豪。

气氛瞬间骤降到零点,相泽准备走进来,却停在了门口:什么情况?!我是不是应该先离开啊?气氛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啊?!

TBC